Environment Projects

以生態為重點的造景為 Google 園區帶來盎然生機

都市水泥步道旁的綠意造景。

2018 春暖花開之時,Kate Malmgren 在 Google 山景城園區外圍的查爾斯頓保留盆地欣賞整片野花花海。Google 的生態計劃與數個內、外部夥伴合作,在兩年前參與了擴大該盆地的專案,希望提升野生動物棲地品質,同時改善遊客的體驗以及與自然的連結。

Malmgren 自 2015 年以來一直致力發展該計劃。她說道:「這片花兒真是美不勝收。去年我們手工播種,但種子因潮濕的冬天無法順利成長。今年繁花似錦,花香聞起來真美妙。放眼望去,滿是生意盎然。」

其實,這些野花和其他原生植物獲選種植,並不只是因為賞心悅目而已。獲選的每種植物都有其生態功能:野花能夠吸引益蟲和傳粉者,有助於花粉傳播、促進生長。別名為「sausal」的柳樹林在這裡欣欣向榮,正是為鳥類提供的鬱鬱蔥蔥新棲地,而鳥類是無法抗拒昆蟲大餐的。附近有一條半英里綠廊,當中種植的橡樹彼此間隔不遠,能夠輕鬆授粉;鳥類從一個棲地飛到另一個棲地時,也能把這些橡樹當做方便的踏腳石。

簡而言之,我們為盆地選擇要種植的花草樹木與種植結構時,主要的考量是這能不能為當地生態系統帶來附加價值;這類努力都是為了在 Google 戶外空間成功融入生態恢復科學。而今年,這些空間開始產生相互作用,展現蓬勃生機。

2018 年 6 月,Malmgren 將計劃主持人的角色交棒給 Kate Randolph。Malmgren 表示:「我們一直努力並等待著各個專案全部拼湊連接起來,將生態故事完整呈現的那一刻。今年,我們的計劃終於達成了這個目標。隨著各個專案付諸實行,我們會幫矽谷創造出更大一片的生態恢復景觀。」

Robin Grossinger 是 San Francisco Estuary Institute (SFEI) 生態景觀恢復計劃的共同主持人,也是我們專案的科學顧問。他指出:「整個生態系統必須環環相扣,進行相互作用,才能做到生態恢復。以往我們見過個別專案的成效,但今年我們看到多個協作設計的專案共同產生的生態效益。」

蝴蝶停留在 Google 生態專案的戶外造景植物上。
每項 Google 生態專案都包含原生植物品種,目的是吸引益蟲和益鳥進駐。

生態景觀恢復設計

2014 年,當我們推出 Google 生態計劃時,首要目標就是生態恢復。從一開始,我們就整合了先進的科學技術和資料,贊助 SFEI 為該地區的生態規劃打造出一套生態景觀恢復架構。我們還與外部生態學家、景觀設計師、規劃師和當地非政府組織合作,確保我們的解決方案能逐步改善該地區現有的生態環境。

我們齊心協力,著眼於以下目標:擴大野生動物棲地、打造足以承受氣候變遷壓力的多樣化景觀,以及恢復許多因矽谷各個辦公園區的開發而消失的生態功能。

這些目標與 Google 著重提高公司整體氣候適應力的策略方向一致。我們對氣候適應力的定義是:無論是做為企業或社群,都能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蓬勃發展。2017 年,我們發佈了 Google 氣候適應原則 (資訊及參考來源為 SFEI 的生態景觀恢復架構);在 Google 和整個世界因應氣候相關成本和風險做出調整時,這套架構可做為 Google 營運決策指導方針。在我們的策略中,很關鍵的一點是設計出健康又具有生物多樣性的生態系統,且該系統必須能夠承受氣候變遷,並隨之演化。 在專案層面,氣候適應力的設計必須從宏觀的角度著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 Google 地球的視角。我們每個專案都是以地區性的思考做為起點。比方說,在這個地區的歷史中,有哪些重要棲地消失了?隨著氣候變遷,哪些棲地無論是在當下或未來都符合存在條件?我們該如何建立自然過程,為鄰里乃至更廣大區域的生態恢復盡一份力?

然後,我們思考專案在整個生態系統中的脈絡。哪些植物或物種對這樣的生態系統最重要?它們能否順利適應沼澤、溪流和其他現有地貌?

接下來,我們處理現場環境的問題。想想看要在實質上強化現場環境,必須怎麼做?進行挖掘嗎?還是更換土壤或進行土壤改良?最後,我們將焦點放在景觀設計,考量因素包括哪些原生植物能提供最高的棲地價值和生態價值。

建立專案後,我們會研究哪些做法有效,然後反覆執行,並將學到的經驗套用到日後的專案。

一人一狗在查爾斯頓保留盆地的展望台上。
查爾斯頓保留盆地經過精心設計,讓遊客能夠體驗、瞭解及享受這片廣大濱岸棲地之美。

生態恢復執行實例

我們接著會介紹兩個最近完成的專案,以及一個開發中的專案,展示 Google 是如何實踐生態景觀恢復原則。

Green Loop

Green Loop 不僅是我們的第一項大型都市生態專案,還催生了 Google 棲地設計指南,讓日後所有 Google 專案都能輕鬆套用都市生態原則。「Google 基本上就是集結了內部設計小組和外部生態學家,然後告訴他們:『希望你們能夠攜手合作,一步步地完成整個專案。』」H.T. Harvey & Associates 副總裁,同時也是 Google 都市生態專案首席顧問的 Dan Stephens 說道,「我們研究了數百種原生植物品種,找出葉形特別、生長結構良好,並有助於益蟲益鳥棲息的品種。」

我們的許多解決方案都著重在打造棲地。我們總共種植了 1.4 英畝的原生植被,包括加州罌粟花、大漿果曼薩尼塔和蓍草,可吸引鳥類和其他野生動物。

該地的原生樹木包括各種橡樹,這些樹將 Green Loop 與其他都市生態專案 (如查爾斯頓保留盆地和查爾斯頓東部) 連結起來。橡樹曾經是矽谷景觀的主角。橡樹不僅耐旱、能夠儲存大量的碳,還可做為許多動物的食糧,而且不會佔用太多空間,因此讓橡樹回歸這片土地是一大生態福音。在 Google 資助的「Re-Oaking Silicon Valley」(在矽谷重現橡樹景觀) 報告書中,SFEI 探討了橡樹對當地生物多樣性和原生野生動物的益處。

查爾斯頓保留盆地

在查爾斯頓保留盆地,我們將思路從園區擴展到周遭生態系統。南灣曾孕育著茂密的柳樹林和眾多其他濱岸物種,但因為土地開發入侵,這些寶貴的棲地急劇縮小。我們與山景城、HCP Life Science 和 LinkedIn 合作擴大該盆地,拆除了 134 個停車位,以協助打造更大的沼澤和柳樹沖積平原。Stephens 說道:「把棲地建造得越廣,創造出的協同效應就越大,因為棲息其中的鳥類可以獲得更多緩衝空間來避免干擾。」

這個盆地包括擴大的柳樹林、野花、白楊林和更多橡樹,其中柳樹林可支撐濕地棲地,即使在炎熱的夏季也能讓鳥類休養生息。查爾斯頓保留盆地的第一階段已於 2017 年完工,增加了約 5.9 英畝的濱岸棲地和 1,800 棵原生樹木。

Bay View

Bay View 是我們最新的專案之一。Bay View 目前尚未完工,位於山景城附近的海灣邊陲,並不像我們的其他園區一樣被開發案包圍。因此,它的設計外觀和功能就像海灣的邊緣,有大草地、挺水植物和淡水沼澤,以及該地區史上最大的柳樹林之一。

Stephens 表示:「Bay View 娓娓道出了水域和土地的故事。一百年前,這片景觀擁有潮濕的草地,在特定季節會被集水區流下的淡水淹沒,形成一條條的半鹹沼和鹽沼。那是一個非常豐富的生態系統。我們正在著手恢復許多在當地已完全消失的棲地。」

俯視相片:濱岸棲地。
我們為查爾斯頓保留盆地 (前景) 增添了約 5.9 英畝的濱岸棲地和 1,800 棵原生種樹木。

環環相扣的系統

當 Bay View 在 2020 年末開放時,預計會為我們山景城園區的各階段專案增加更多的生態重疊。

Grossinger 指出:「就生態恢復能力而言,城市的傳統運作方式存在巨大的生態缺口。這些專案讓我們有機會根據不同的景觀,以不同的方法、型態和形式,推動生態恢復科學。這是這些概念應用的一大進展。」

Malmgren 表示,生態恢復規劃是 Google 自身進化的一部分。

她說道:「今年我們看到專案的連結脈絡,日後可透過更大規模的整體規劃,以更宏觀的角度進行設計。Google 向來是依據健康和永續發展的標準改造現有空間。現在,我們擁有自己的開發專案,致力做出有意義的決定,在當地重現生態相關元素。能親眼目睹這些想法成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