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vironment Projects

資訊公開大躍進:全球漁業觀測站如何改變漁業管理

蔚藍的天空與海洋,海中有鯊魚、魚群和其他生活在礁石的海洋生物。

海洋研究員 Enric Sala 曾說,墨西哥的雷維利亞希赫多群島是「北美熱帶地區最具野性風情的地方。這好比拉帕戈斯群島在墨西哥開設了一家分店。」

各種鯊魚和鬼蝠魟在群島的四個火山島之間自在優游。Sala 說鬼蝠魟的寬度可以媲美長頸鹿的高度,而且個性溫和又好奇,因此讓潛水者趨之若鶩。此外,在這幅引人入勝的海洋生態美景中,鮪魚、石斑魚、海豚、座頭鯨和五種海龜也是不可或缺的要角。

這個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激勵了許多保育人士,例如擔任國家地理學會 Pristine Seas 計劃執行總監的 Sala,就是為了保護海洋的最後野生地而奮鬥。Sala 和他的團隊在 2016 年探索了雷維利亞希赫多周圍的水域,並收集科學證據來證明該地劃設禁捕海洋保護區的潛力,禁止捕魚及進行其他採掘活動。

鬼蝠魟在海中游泳
雷維利亞希赫多位於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西南方 240 英里處,經常可以看到鬼蝠魟與潛水者一起悠游。照片:Enric Sala / 國家地理學會

不過,這類地點也是政府難以妥善保護的地帶,因為劃設保護區會同時牽涉到生態系統健全、糧食安全和漁業經濟這三項棘手的問題。商業性漁業就經濟角度而反對禁捕的論點,通常都會在審議中贏得勝利。

不過,因著全球漁業觀測站 (GFW) 的努力,現在情勢改觀了。

運用 GFW 的資訊公開平台和該地區的船隻移動路徑,Pristine Seas 及研究合作夥伴得以掌握商業性漁船在墨西哥和國際水域中的位置和行為。這些資料讓墨西哥政府清楚瞭解捕魚的船隊、地點和頻率,進而推翻漁業組織的片面之詞。

「全球漁業觀測站可讓我們看到不同船隊的捕撈作業地點,」Sala 解釋說,他在 2018 年發表了 TED 漁業經濟學演講。「因此,當墨西哥鮪魚捕撈業說『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這裡捕魚』,我們就有資料證明他們的不實言論。使用 GFW 為我們扭轉了情勢,因為我們第一次能將公開透明的資料帶到談判桌上。」

公海資訊公開

使用資料來闡明重要問題並提供資訊以利決策,一直是 Google 長久以來優先追求的目標。2014 年,我們的地球推廣計劃團隊開始將相同的思維應用到海洋議題,與 Oceana 和 SkyTruth 合作創立了 GFW。我們的目標是公開世界各地的商業性捕魚活動資訊,期望保護重要的海洋棲息地,並為永續漁業管理提供新工具。2016 年,在美國國務卿 John Kerry 主辦的 Our Ocean 會議上,我們推出了 GFW,這是第一個可觀測世界上 6 萬艘大型商業化漁船的免費互動式檢視畫面。這個平台包括一個線上地圖,凡是可連上網路的人都可以即時追蹤 2012 年到三天前的捕撈活動。

經過三個月的禁漁令,數千艘中國拖網漁船湧向大海。
經過三個月的禁漁令,數千艘中國拖網漁船湧向大海。

在此後的兩年中,政府、研究人員和漁業組織紛紛開始以前所未有的新方式運用 GFW,例如設立新的海洋保護區、鞏固當地漁業經濟,甚至致力找出奴役勞工的船隻。

情勢已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全世界有超過 31 億人將近 20% 的動物性蛋白質來源是魚類,漁業更是數十個國家/地區的經濟命脈。然而,世界上卻有將近 90% 的魚類遭到過度捕撈或捕撈殆盡。更甚者,全球有超過 15% 的漁獲量屬於非法、未報告、不受規範 (IUU) 的行為。1

以下是 GFW 的運作方式:無論任何時候,都有大約 30 萬艘船隻使用自動辨識系統 (AIS) 資料,公開發送他們在海上的位置。AIS 類似 GPS 廣播,可為大型遠洋船隻提供防止碰撞的安全機制。GFW 平台每天透過機器學習分類器吸收這項資訊和其他資料來源 (每日超過 6000 萬個資訊點),根據船隻的移動模式判定哪些船隻是漁船、他們使用的漁具 (例如延繩釣、圍網、拖網),以及捕魚的時間和地點。

由於機構組織可以任意使用資料,許多機構都因此大大受益。「整體看來,我們發現研究實驗室和政府機構都在改變他們的漁業管理方法,」GFW 聯合創始人兼資深專案經理 Brian Sullivan 說。

在公海上打擊海盜

印尼海洋事務和漁業部長 Susi Pudjiastuti 則是運用 GFW 資料打擊主權水域的非法捕魚活動。對於非法捕撈活動,她採取絕不妥協的執法作風,也因此樹立令人喪膽的名聲。自 2014 年以來,Pudjiastuti 已下令擊沉 380 多艘因違反當地捕撈政策而遭到緝捕的漁船,但她在 2017 年採取了另一個更有魄力的行動。就在那時,印尼成為第一個向 GFW 公開國內漁船監控系統 (VMS) 資料的國家。

依規定,所有 300 噸以上的船隻都必須配備 AIS,但小型船隻的規定因地區而異。印尼要求容量 30 噸的漁船必須裝配官方的 VMS,此舉立刻讓 GFW 地圖上多出了 5,000 艘小型商業漁船。

GFW 花了兩年時間與印尼政府的相關人員密切合作,從中分析及處理他們的 VMS,並瞭解他們最關注的事情。此次合作使印尼對印尼船隻有了新的見解;透過測量船隻的位置和移動軌跡,凡是作業時間超過法定三個月捕撈期的船隻,或是在未獲得作業許可的地區捕撈的船隻,全部無所遁形。

研究表明,印尼政府運用資料施行政策的做法確實收到成效。印尼海域的外國漁船捕撈量下降了 90% 以上,捕撈總量則下降了 25%,而且預測顯示,隨著魚類資源回升,印尼的漁業經濟將蓬勃發展。2

2017 年和 2018 年,我們與印尼的夥伴關係為 GFW 多次與政府合作的計劃開了先例。Pudjiastuti 在 2017 年聯合國海洋大會上宣佈印尼將公開國內 VMS 資料,並呼籲其他國家/地區共襄盛舉。秘魯隨後在會議上也做出公開承諾,而哥斯大黎加則於 2018 年 5 月跟進。

Susi Pudjiastuti 在 2017 年聯合國海洋大會上承諾公開印尼的漁船監控系統資料。
Susi Pudjiastuti 在 2017 年聯合國海洋大會上承諾公開印尼的漁船監控系統資料。

為了慶祝 2018 年 6 月 8 日的世界海洋日,GFW 推出了兩個新圖層突顯捕撈範圍:包括第一個顯示海上轉運作業的「即時」全球檢視畫面,以及有助識別入夜後進行捕撈作業的船隻夜間圖像。海上轉運作業是船隻在海上轉運漁獲的做法,用意是混亂漁獲來源並掩蓋非法捕撈活動、走私,甚至是強迫勞動。我們與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攜手開發的夜間圖像功能,可處理可見紅外成像輻射儀 (VIIRS) 的衛星動態饋給,進而辨識約 2 萬艘未發送 AIS 資料的夜間作業船隻。透過這類圖像,研究人員可進一步掌握捕撈範圍,以及先前未出現在 GFW 中的小型船隻。

禁漁令對經濟和生態系統的好處

在許多情況下,機構是為了研究目的而使用 GFW,而不是為了執法目的。墨西哥鮪魚產業聲稱,若將雷維利亞希赫多群島劃設為禁漁保護區、禁止在附近水魚捕魚,會使當地鮪魚漁獲量減少 20%、損失數千個工作機會,並導致大陸本土鮪魚價格飆升。

但 Pristine Seas 與 GFW 合作,希望看看雷維利亞希赫多附近的真實情況。根據 GFW 的資料,墨西哥船隻捕獲的鮪魚有近 75% 是在遠離大陸本土的國際水域捕獲的,只有不到 4% 的漁獲量來自雷維利亞希赫多附近。

這項研究結果非常重要,因為這可協助官員就雷維利亞希赫多的未來做出明智的決定。該群島於 2017 年正式被劃設為 5 萬 7 千平方英里的禁漁國家公園,這是 Pristine Seas 過去兩年透過 GFW 研究結果所催生的五個禁漁保護區之一。

研究人員還利用 GFW 來預測適當漁業管理的潛在效益。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一個研究小組曾對 GFW 進行分析,想要全面瞭解印尼的 IUU 捕撈情況。他們利用這些資料證明,只要限制 IUU 捕撈量,再根據最大永續經營水準設定年度捕撈上限,與目前的水準相比,在 2035 年之前,漁獲量預計可增加 14%,利潤增加 15%,且可避免短期收入減損的衝擊。3

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教授 Christopher Costello 目前也與 Sala 密切合作,希望找出 GFW 的其他潛在用途,包括根據特定區域的捕撈漁獲量來評估漁業資源。「我們認為 GFW 開闢了從太空進行漁業資源評估的可能性,」他說。「由於漁民善於尋找魚群,我們幾乎可以即時研究他們的行為,並利用這項資訊進一步瞭解世界各地的漁業資源數量。」

GFW 同時也在運用專家的熱誠來創造外溢效應。雙方的夥伴關係不斷激發 GFW 的潛力,使我們更瞭解全球漁業並為世世代代保護這項珍貴資源。

「最終,我們希望能將我們在大規模資料分析和機器學習方面的專業知識,與專門研究漁業科學和政策的機構組織互相結合,」Sullivan 說到對於 GFW 的期許。「當 GWF 在 2016 年推出時,每個人都在熱烈談論這項技術。只不過兩年的光景,我們對機器學習幾乎已經習以為常,起初的討論已演變為一門科學、制定政策的依據,更對現實世界產生莫大影響。」

主頁橫幅顯示的是雷維利亞希赫多群島,這是地球上最大的鯊魚和鬼蝠魟棲息地。相片來源:Enric Sala/國家地理學會

1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全球漁業及養殖漁業現況:為大眾的糧食安全與營養盡力》(The State of World Fisheries and Aquaculture: Contributing to Food Security and Nutrition for All),2016 年, http://www.fao.org/3/a-i5555e.pdf

2 Reniel B. Cabral 等人,「解決非法捕魚問題以快速且持續地獲利」(Rapid and Lasting Gains from Solving Illegal Fishing),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2018 年 3 月,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59-018-0499-1

3 請參閱上方的註解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