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项目

侧重于生态景观 Google 园区焕发出勃勃生机

2018 年 9 月
都市混凝土人行道与绿地相邻。

随着 2018 年春天的到来,Kate Malmgren 发现自己迷恋上了 Google 山景城园区旁边查尔斯顿保留盆地中的野花花海。通过与多个内外部合作伙伴通力协作,Google 的生态计划在两年前参加了一个旨在扩大该盆地的项目,希望改善野生动物栖息地、观光者的体验以及与大自然的联系。

Malmgren 自 2015 年以来一直在协助推进该计划。“这些花儿美得令人窒息,”她说,“去年我们亲手播下种子,但这些种子因冬天湿冷而没能发芽。今年,这些花开了,在空气中散发着芬芳。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生机勃勃。”

不过,选择野花和其他本土植物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看起来赏心悦目。我们选择的每种植物都有其生态功能:野花会吸引有益昆虫和传粉昆虫,而这些昆虫则有助于传播花粉并促进繁殖。扩大后的柳树林(称为 Sausal)则可以为鸟类提供郁郁葱葱的新栖息地,而鸟类会主动捕食昆虫。附近半英里长的走廊内种植了很多橡树,这些橡树的间距足以方便轻松授粉,并可让飞来飞去的鸟儿驻足休息。

简而言之,我们为该盆地选择的每种花草树木以及种植结构都可以为当地生态系统带来附加价值,这样选择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将生态韧性科学融入 Google 的户外空间。这一年,我们的空间开始相互作用,展现出勃勃生机。

Malmgren 在 2018 年 6 月将该计划交由 Kate Randolph 来负责。她说:“我们希望有朝一日 Google 开展的各种生态项目能够串联起来,真正拼凑成一个完整的生态故事,并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今年,我们的计划终于达成了这一目标。通过每个已付诸实践的项目,我们致力于帮助在硅谷打造更大规模的韧性景观。”

为我们的项目提供咨询指导的 Robin Grossinger(旧金山河口研究所 (SFEI) 韧性景观计划的联席主任)说:“要实现生态韧性,整个系统必须紧密相连、相互作用。在今年之前,只有个别项目取得成功,但现在,多个协同设计的项目已经开始共同实现生态效益。”

蝴蝶停落在 Google 生态项目的户外景观植物上。
每个 Google 生态项目都是以本土植物物种为主,旨在吸引有益昆虫和鸟类。

专为实现景观韧性而设计

我们在 2014 年推出了 Google 生态计划,目标是实现生态韧性。从一开始,我们就结合了先进的科学和数据,协助 SFEI 为地区的生态规划构建景观韧性框架。我们还与外部生态学家、景观设计师、规划人员和当地非政府组织合作,确保我们的解决方案能够逐渐改善地区现有的生态环境。

我们共同致力于实现以下目标:扩大野生动物栖息地、打造能够承受气候变化压力的多样化景观,以及恢复随着硅谷办公园区的发展而消失的许多生态功能。

这些目标与 Google 着重于提高气候韧性且规模更大的公司总体战略协调一致。我们对气候韧性的定义是:尽管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作为企业和社区仍能保持蓬勃发展的能力。在 SFEI《景观韧性框架》的指导和启发下,Google 于 2017 年发布了《气候韧性原则》,成为 Google 和世界各地应对气候相关的成本和风险的指导方针。设计健康、具有生物多样性、能够承受气候变化并随之演化的生态系统对于我们的战略至关重要。 在项目层面,要想实现气候韧性,设计就要从宏观视角着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 Google 地球的视角。在开始每个项目时,我们都会先从地区层面进行思考。比如:过去该地区失去了哪些易受影响的栖息地?随着气候的变化,哪些栖息地在现在和将来能够发挥生态价值?我们如何建立自然过程来协助增强邻近地区和更大地区的生态韧性?

然后,我们会思考项目在生态系统中的具体情况。比如:哪些植物或物种对这样的生态系统最重要?它们能否适应湿地、溪流和其他现有地貌?

接下来,我们要解决场地本身的问题。要使场地得到实质性的改善,需要做些什么?进行挖掘?更换或改良土壤?最后,我们会专注于景观设计,包括哪些本土植物提供的栖息价值和生态价值最高。

项目建成后,我们会研究哪些做法奏效、反复尝试,并将积累的经验教训运用到未来的项目中。

一人一狗在查尔斯顿保留盆地的展望台上。
查尔斯顿保留盆地经过精心设计,可让观光者体验、了解并欣赏扩大后的滨岸栖息地。

景观韧性项目实例

下面介绍了两个近期完工的项目以及一个在建项目如何全面践行我们的景观韧性原则。

Green Loop

Green Loop 是我们的第一个大型都市生态项目,Google 的《栖息地设计准则》就是受它的启发制定的,有助于将都市生态原则运用于所有 Google 项目。H.T. Harvey & Associates 副总裁兼 Google 都市生态项目首席顾问 Dan Stephens 介绍道:“Google 基本上会将内部设计团队和外部生态学家聚集在一起,然后对他们说‘我们希望大家携手合作,共同完成项目的每一步。’为了找出那些叶形有趣、生长结构良好,且自身特质有益于昆虫和鸟类生活的物种,我们研究了成百上千的本土植物物种。”

我们很多解决方案的核心都是打造栖息地。我们总共种植了 1.4 英亩的本土植被,包括可吸引鸟类和其他野生动物的加州罂粟花、大浆果曼陀尼塔和蓍草。

该地的本土树木包括多种橡树,这些橡树将 Green Loop 与其他都市生态项目(例如查尔斯顿保留盆地和查尔斯顿东部项目)连接在一起。橡树曾经在硅谷的景观中占主导地位,它们不仅耐旱、可存储大量的碳、可为多种动物提供食物,而且不会占用太多空间,因此让它们重新回归这里对生态系统大有裨益。SFEI 在《Re-Oaking Silicon Valley》报告(由 Google 资助)中探讨了橡树对当地生物多样性和本土野生动物的益处。

查尔斯顿保留盆地

通过查尔斯顿保留盆地,我们将思维从园区拓宽到周围的生态系统。南湾曾经是一片片柳树灌木林和各种其他滨岸物种的家园,但随着城市开发的不断入侵,这些宝贵的栖息地已经大幅缩减。我们与山景城、HCP Life Science 和 LinkedIn 合作扩大该盆地,拆除了 134 个停车位,目的是将这里改造成遍布湿地和柳树的更大河漫滩。Stephens 解释道:“将这些栖息地造得越大,产生的协同作用也就越大,因为其中栖息的鸟类有更大的缓冲空间来避免干扰。”

该盆地包括经过扩大的柳树灌木林,这些柳树灌木林甚至可以在炎热的夏季为鸟类提供赖以生存的湿地栖息地,此外还有野花、白杨林和更多橡树。查尔斯顿保留盆地的第一阶段在 2017 年完工,增加了约 5.9 英亩的滨岸栖息地和 1800 棵本土树木。Bay View

Bay View 是我们最新开展的项目之一,目前仍在建设当中,位于山景城附近的海湾边缘,周围不像我们其他园区一样布满城市开发项目。因此,它的外观和功能设计得就像海湾的边缘,有大草地、自然形成的淡水湿地,以及该地区史上最大的柳树林之一。

Stephens 说:“水域和土地交融共生的故事在 Bay View 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一百年前,这片景观主要是湿草地,每到一定季节都会被从流域流下的淡水淹没,形成咸沼和盐沼。这是一个极其丰富的生态系统。我们正在恢复很多已完全从当地消失的栖息地。”

全景照片:滨岸栖息地。
我们在查尔斯顿保留盆地(前景)新增了约 5.9 英亩的滨岸栖息地和 1800 棵本土树木。

紧密相连的系统

Bay View 将于 2020 年底开放,届时我们山景城园区的生态项目将会出现更多生态重叠现象。

Grossinger 介绍道:“就生态韧性而言,城市的传统运作方式存在巨大的生态缺口。借助这些项目,我们有机会根据具体景观以不同方式、形态和形式推动生态韧性科学向前发展。这是我们在如何应用这些理念方面取得的一大进步。”

Malmgren 表示,生态韧性规划是 Google 自身发展的一部分。

她说:“今年,我们的项目在如何密切串联方面有明确的脉络,这让我们日后可以通过更大规模的总体规划以更全面的方式进行设计。Google 一直以来都是根据我们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标准对现有空间进行改造。现在,我们有一些实际归我们所有的开发项目,并致力于做出理智的决策,将与生态相关的东西重新带回到该地区。能看到项目成形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