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项目

倡导健康材料

2019 年 9 月
一座现代商业大楼的长廊内部。

提出尖锐的问题对于工程师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在 Google 尤其如此,因为我们非常注重好奇心。因此,在公司成立初期,当我们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 (Larry Page) 拿着手持粒子计数器在各个办公室四处走动以测量室内空气质量时,大家很快就提出了各种问题。

我们呼吸的空气中有哪些物质?这些物质对我们的健康有什么影响?我们的办公室中为什么会有这些物质?对于每天在建筑内接触到的其他污染物,我们了解多少?

大家对此好奇是有原因的。常用建筑产品所含的化学物质中,很多都与癌症、内分泌失调、生育问题、神经系统问题、过敏、气喘等疾病有关。这些化学物质还可能会释放到环境中,并存留长达数十年之久,这不仅会破坏生态系统,还会对周边社区居民的长期健康带来危害。

大多数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都接触到了些什么。根据欧洲环境署汇总的数据,2016 年欧盟各地所消耗的化学物质总量中,约有 62% 对人类健康有害。1

解决这个问题看起来非常简单,只要选择更健康的材料来打造更健康的建筑即可。但如果您无法获得相关信息,不清楚哪些材料更健康,那又该从哪里着手呢?建筑产品市场的信息缺乏透明度,并且关于建筑产品对健康影响的研究也是寥寥无几,这导致大多数人根本无法获取所需的数据来做出明智的选择。

而这正是我们的“健康材料计划”的用武之地。Google 的使命是整合全球信息,供大众使用,使人人受益。作为这一使命的自然延伸,该计划旨在填补信息缺口,以便人们了解常用的建筑材料以及制造这些材料时所用化学物质的安全性。

从更广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引导市场越来越青睐更安全的化学物质和更健康的材料。为此,我们将利用行业建筑标准来提升建筑产品成分的信息透明度,并继续利用我们的购买力向市场表明,在决策过程中,材料健康性的重要程度绝不亚于预算和可用性。

“在过去的 100 年,全世界的人们一直不知道建筑产品中有哪些成分,”Google 不动产和工作场所服务可持续发展项目团队负责人 Robin Bass 说道,“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健康相关问题的不断出现,我们需要通过一种更好、更透明的方式与制造商合作,以了解他们产品中的化学成分及其对人类和地球的影响。”

一路走来,我们取得了一些成功,也积累了很多经验教训。今年,我们将在此基础上推出一项专注于健康材料的项目。

我们的“健康材料计划”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消除 Google 所有建筑空间内的有害化学物质。
我们的“健康材料计划”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消除 Google 所有建筑空间内的有害化学物质。

坎坷的前进之路

当我们最初着手寻找材料问题的答案时,我们以为会非常简单,只要让制造商提供相关信息就可以了。

但很快我们就发现,大多数制造商对其建筑产品所含化学成分的了解都非常有限,关于这些化学成分对人类和环境来说是否安全,他们更是知之甚少。此外,越来越复杂的供应链也使得我们难以找到答案。

为了推动各方越来越青睐更健康的材料,我们必须通过一种更高效的方式与制造商打交道。于是,我们在 2016 年推出了 Portico,这是一款开创先河的建筑材料数据库和决策工具,由 Google 与 Healthy Building Network 联合开发。

Portico 旨在精简数据收集流程,并利用行业标准促进信息透明和信息披露。设计师可以将他们想要使用的建筑产品输入到 Portico 数据库中。如果该产品已在 Portico 中,则其现有记录、信息透明度分数、健康分数以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排放分数都会显示出来。如果该产品还没有记录在内,Portico 就会向制造商发送一条要求,请他们提供相关信息。Portico 使原本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人力的工作实现了自动化,我们当初也是对它寄予厚望,希望它能够推动整个行业选择更健康的材料。

Portico 推出两年后,当我们将它推向更广泛的市场时,却发现它已明显落后于市场的发展。其他工具已纷纷开始支持行业标准,例如 Health Product DeclarationsDeclare 以及 Cradle to Cradle。这些标准受到了市场的欢迎,缓解了对审查制造商提供的复杂化学物质信息的需求。

此外,我们也开始认识到 Portico 的局限。“业界还不适应 Portico 的自动调查问卷,”Google 的健康材料计划经理 Sara Cederberg 说道,“我们需要先建立信任和人际关系。”制造商和总承包商需要的交付周期也比 Portico 提供的时间更长,而紧迫的时间安排常常使制造商和总承包商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提供其供应链和产品化学成分方面的信息。

总而言之,Portico 在“健康材料计划”的发展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但未能成为我们所期望的绝佳方案。不过,我们对更健康材料的倡导在业界引发了对健康材料的讨论,并促成了行业标准以及各种工具和数据库的涌现,而这些标准、工具和数据库将推动市场向前发展。

“有时创新就是这样”,Bass 说道,“你打破现状,并给行业时间来迎头赶上,然后你又找到新的前进方式。”

从 2016 年到 2018 年期间,我们的 Portico 数据库协助我们打造了一个健康建筑产品目录,让 Google 建筑项目可以参考该目录选择健康的建筑产品。
从 2016 年到 2018 年期间,我们的 Portico 数据库协助我们打造了一个健康建筑产品目录,让 Google 建筑项目可以参考该目录选择健康的建筑产品。

蓄力再出发 2018 年我们没有去改进 Portico 的技术,而是按下了暂停键。“我们需要好好整理经验教训,然后确定如何运用 Portico 的精华,让我们的工作上一个新台阶,”Bass 说道。

我们以谦虚的态度迎接挑战。事实上,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我们必须改变长久以来的流程、系统和行为。要积蓄持久的动力,最好的方式就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做好各项工作。

我们的新计划由 Cederberg 主导,侧重于充分利用我们在 Portico 的协助下开发的健康建筑产品目录。我们根据员工最容易接触到的建筑产品、大多数 Google 项目中指定使用的建筑产品,以及实践证明在生命周期中健康指数更高的建筑产品,优先侧重于我们认为最重要的产品类别。这主要包括室内建筑环境中使用的产品,例如油漆、地毯、弹性地板、天花板、隔热/绝缘材料以及石膏板。

随着我们在这些建筑产品上取得进展,我们会逐步将目标转移到其他产品上。

Google 的项目现在需要满足一项新的报告要求,就是要披露所用材料的费用和数量,这让我们能更全面地跟踪自己在哪些方面带来了影响。利用这些信息,我们可以思考如何制定未来的目标,从而向市场传达 Google 言出必行的做事原则。

我们还将“健康材料计划”更充分地融入到整个建筑项目过程中。我们在不断优化所采用的方法,以确保在设计阶段指定使用健康材料,在施工阶段购买此类材料,并对这些材料进行监控,从而确保它们在使用期间的表现达到预期。

对于 Google 员工每天接触的油漆、瓷砖、天花板、地板及其他产品,我们优先采用健康材料。
对于 Google 员工每天接触的油漆、瓷砖、天花板、地板及其他产品,我们优先采用健康材料。

如今,Google 正在全球开展规模更大、目标更宏伟的建筑项目,这种新方法可谓生逢其时。这些项目包括即将竣工的加州山景城东查尔斯顿综合大楼。竣工后,这栋建筑将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获 Living Building Challenge (LBC) Materials Petal 认证的设施。该认证意味着我们已对照 LBC’s Red List 对场所内的每种建筑产品进行审查,保证其中不含清单内列出的会对人体和环境健康造成危害的最次等化学物质。

为了扩大这项工作的影响范围,我们将随着方法的不断改进与大众分享相关信息,让他们了解 Google 在打造更健康的设施时所选择的建筑产品类别、制造商和相关标准。我们的目标是,继续利用迄今为止所积累的经验教训以及我们的前进方向,为正在制定自己的健康材料计划的其他公司带来启发。

总而言之,我们坚信更安全的化学物质和更健康的材料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石,也是打造更广泛的循环经济、实现持续再生和恢复的基础。产品一旦制造出来,其化学成分便很难改变。因此,一定要以最佳方式使材料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确保它们不会给人类和地球带来危害,这一点至关重要。

很多人都想知道如何了解这项工作的更多信息。“一些公开的资源是很好的着手点,比如 Healthy Building Network 的 HomeFree 网站,这些资源分析了多种建筑材料的常见化学问题,并以清楚明了的方式按危害性从低到高对这些材料做了排序,”Cederberg 说道。

在迈步前行的途中,我们诚邀包括消费者、项目负责人、承包商、建筑师和制造商在内的所有人加入我们的行列,共同倡导健康的化学物质和健康的材料。

“如果要让世界各地所有五金店的每个货架上摆放的都是健康材料,我们需要数以千计的公司和我们一道努力,”Bass 说道,“想要购买更健康材料的人越多,我们就越能够发挥更大的影响。”

1“危险化学物质的消耗”(Consumption of Hazardous Chemicals),欧洲环境署,2018 年 11 月 29 日,https://www.eea.europa.eu/airs/2018/environment-and-health/production-of-hazardous-chemic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