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项目

北欧洞察:我们北欧可再生能源交易如何获得回报

2017 年 10 月
茫茫大雾中,一架架临水风力涡轮发电机矗立在狭长地带上。

Google 在四大洲设立了 14 个数据中心,并在全球 150 座城市开设了办事处,需要消耗大量电力。我们坚信必须以环保方式运营公司。早在 2012 年,我们就设定了实现 100% 采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这意味着我们每年都要在全球范围内购买足够多的可再生能源,以满足我们整个公司的能源需求。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在许多市场签署了购电协议 (PPA),这些长期合同可保障发电厂在指定时间内的能源销售价格,从而推动建设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除了加快新的可再生能源并入电网的步伐,这些交易也为 Google 带来很好的财政效益:签署协议以固定价格长期购买风电或太阳能发电,也能使我们免受未来市场电价上涨的影响。Google 能源战略主管 Neha Palmer 说:“我们能够在成本上实现长期的确定性,PPA 不仅有利于保护地球,而且对我们的业务也有好处。”

当 Google 在 2010 年签署首份风电 PPA 时,我们是首批主动采购大量可再生能源来满足自身运营需求的非公用事业单位的公司之一。到 2016 年,我们已经在全球签署了 20 个项目,采购的电量总计达 260 万千瓦,成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企业买家(点击此处了解详情)。经过这些努力,我们将在 2017 年实现 100% 采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工人在郁金香花田旁的砂质土地上进行安装操作

这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但我们才刚刚起步;我们的长期目标是,在当地同一个电网购买可再生能源来满足我们的电力消耗需求。在这方面,Google 位于芬兰和荷兰的两个欧盟两个数据中心走在了前列。在芬兰,我们能够直接利用北欧的风电为数据中心供电,荷兰的数据中心则是公司首个从一开始就做到 100% 采用可再生能源的数据中心。

覆盖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 Nord Pool 电力市场是一个特别有趣的案例,也是活生生的企业采购影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例子。开放、竞争的能源市场结构,使客户在能源供应方面有选择余地,这非常有利于催生富有创造性的电力采购。市场结构再加上 Google 不断扩大的区域影响力、对可再生能源的采购承诺以及对长期能源开发的投资意愿,这几大因素的共同作用,促使该公司的新风电场装机容量接近 600 兆瓦。这极大地增加了北欧的新型电力资源,并将加速该地区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

我们还鼓励创造新的可再生能源购买方式。在荷兰,我们与 Akzo Nobel、Philips 和 DSM 公司联合采购电力,展示了在未来可以如何进行此类交易的方式。Marc Oman 于 2015 年初加入 Google,负责加快我们在该地区的电力采购工作,并管理公司在该地区不断发展的可再生能源组合。他说,“公用事业单位经常充当中间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设法直接从生产商那里采购电力。”这意味着直接与合作开发同一个风电场项目的两家荷兰合作社合作,通过提前承诺购买其所有电力,帮助该项目顺利获得融资。

用于风力涡轮发电机的环形发电装置
用于风力涡轮发电机的环形发电装置。

去年 6 月签署的另一项协议,促成了在挪威特莱内斯建设一个拥有 50 台涡轮发电机,装机容量为 160 兆瓦的风电场,这是挪威首次联合国际财团建设风电场:德国和荷兰银行提供贷款,投资公司提供进一步资助,Google 则同意以固定价格购买所有电力,而这是该项目顺利获得融资的关键因素。挪威在水力发电方面历史悠久,但风电项目却寥寥无几。主要负责欧盟地区政策和社区关系工作的 Andrew Hyland 说:“我们宣布这项协议的那天,挪威能源部长在 Twitter 微博中说,‘今天是令人愉快的一天’”。

这些发展当然直接帮助了 Google,但也产生了更广泛的影响。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是快速发展的两个领域,这将需要不断扩展数据中心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因此数据中心将会继续消耗大量的电力。随着数据中心运营商看到可再生能源可为企业带来的利益,全球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将会增加。未来需要数据中心,但也依赖于可再生能源。

事实上,自从 Google 公司率先大规模采购清洁能源以来,我们已经看到有许多其他公司在纷纷效仿。如今,许多大公司都在签署 PPA,Oman 认为,随着市场的发展,较小的公司也会转向可再生能源,或许会进行联合采购。“我们的最终目标,”他说,“是让我们开展运营所采用的所有电力都实现无碳化。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随时随地获得清洁能源。”如果我们真的实现了这一目标,一定是充足的北欧风将我们送到那里。